小哥哥小姐姐?世界杯我就服这个老爷爷!

发布时间:2018-06-21 19:31:24

小哥哥小姐姐?世界杯我就服这个老爷爷!

  激昂的《乌拉圭人,誓死保卫祖国》响起,苏亚雷斯们高唱国歌,目光如炬——场上11名勇士的身后,是300万“查亚人”,轻抚着“乌拉圭独立之父”阿蒂加斯的战刀和战马;勇士的身前,是拄着拐杖的“天蓝军团”主帅——71岁的塔巴雷斯。

  他颤颤巍巍地挺直了腰杆,曾经坚毅优雅的双瞳变得有些浑浊失焦。两年前,因为得了一种怪病(吉兰-巴雷综合征),塔巴雷斯的神经系统紊乱、肌肉萎缩,已经无法双腿站立。他不得不坐在轮椅上,指挥乌拉圭队参加世预赛。

  “我没有感受任何疼痛,只是因为神经压迫,造成我行动上一些障碍……”倔强的老人拒绝了任何关于退休的建议,“现在我只需使用1根拐杖。有时地面比较平坦的时候,我甚至可以不使用拐杖行走。”

  世界杯小组赛首轮1∶0战胜埃及队的比赛中,当希门尼斯打入绝杀进球,塔巴雷斯挣扎着被病魔禁锢的身躯,兴奋地嘶吼庆祝——这一画面,已成历史经典。

  我们无法想象,当塔巴雷斯的拐杖触碰叶卡捷琳堡中央体育场的草皮,他是否也在问自己——1990年意大利、2010年南非、2014年巴西,今年是第四次率领乌拉圭队征战世界杯,或许,已经快接近终点了吧?

  1988年,塔巴雷斯首次执起乌拉圭国家队教鞭的时候,苏亚雷斯和卡瓦尼才1岁,那是属于“王子”弗朗西斯科利的黄金时代,而他也不过是41岁的少帅。在他的调教下,乌拉圭队取得了1989年美洲杯亚军、1990年世界杯16强的好成绩。

  随后,塔巴雷斯在意甲“小世界杯”的舞台上有过短暂停留,成为AC米兰、卡利亚里的匆匆过客。

  进入21世纪,苏亚雷斯、卡瓦尼、戈丁、穆斯莱拉等新“黄金一代”开始崭露头角,泥潭中的乌拉圭足球看到了崛起的希望。乌拉圭足协想起了塔巴雷斯两度出任U20国家队主教练的经历(1983年和1987年),认为他是最适合调教这批明日巨星的人选。

  一个有趣的插曲,早年的塔巴雷斯在结束自己平凡的球员生涯后,曾当了一段时间的小学教师。不管是文化教育还是足球教育,他坚信:“我不教明星,明星在天空上。我教的是人,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。这意味着你得端正态度,遵守每个人都必须遵守的规则,从顶级球星到普通球员都得按时来,和我们U17或者U20球队的球员一起训练。”

  2006年,塔巴雷斯第二次执掌乌拉圭国家队教鞭。在他的任上,苏亚雷斯于2007年上演国家队首秀,卡瓦尼于2008年上演处子战破门的好戏,相对“大器晚成”的穆斯莱拉则是在2009年世预赛南美区最后4场关键比赛中担纲“一门”,帮助乌拉圭队成功杀入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圈。

  塔巴雷斯用12年时间,“换来”这批球员从青涩少年到顶级球星的蜕变。毫无疑问,他配得上苏亚雷斯们赠予的尊称——“老师”。

  如果你是一名老球迷,熟悉乌拉圭足球的发展历史,那么你一定会发现塔巴雷斯2006年上任,是这支球队风格转变的分水岭。

  在上世纪90年代的低谷时期,乌拉圭队被认为是一支风格保守、踢球肮脏的三流球队,雷科巴这样的天才球员反倒成了“异类”。

  当时有人评价说:“巴西人的足球理念是‘美丽比赛’,阿根廷人的理念是‘我们自己的风格’,乌拉圭人就是‘硬皮条’精神——他们会在球场打群架,会有粗野的铲球、红牌和完全背离公平竞赛原则的事。”

  塔巴雷斯并不喜欢这样的风格。在他治下,乌拉圭队开始尝试“4-3-3”进攻打法。

  怎么去形容“塔氏风格”好呢?她就好比是乌拉圭的丹娜葡萄酒,古老的葡萄藤结出新鲜的葡萄串,酿成的琼液口感柔顺、层次丰富……又或者好比衣裙飘逸的女子,长发烈焰,优雅中带着几分妖冶……

  塔巴雷斯治下的这12年里,乌拉圭足球最辉煌的时刻当属2011年美洲杯夺冠。那一年,他本人也获得了南美年度教练的殊荣,以及国际足球历史和统计联合会(IFFHS)所颁发的世界最佳国家队主教练。

  作为本届世界杯32支球队中最年长的主教练,塔巴雷斯在3岁那一年,见证了乌拉圭足球最后一次登上世界之巅(1950年世界杯夺冠)。

  作为史上率领国家队参加比赛次数最多的主教练,塔巴雷斯在71岁这一年,率领乌拉圭新“黄金一代”闪耀最后的光芒。

  算上与沙特这一场比赛,他整整执教了乌拉圭队15年、192场比赛。这个数字,会不会增加到197场呢?